斯德哥尔摩之行 - 宿 
同行的DL在Couch Surfing上找到的M。说来颇为周折,之前联系的另一个瑞典小伙在我们出发前两天告知要出差,他认识的熟人也都在度假,没法把钥匙转交给我们。害得我们急急地再找住宿的旅馆并在CS上继续找人。M是出发当天回复并愿意收留我们的一位。

CS是个人免费提供Couch过夜的网站,颇有人民公社的遗风。注册的会友可以选择到旅行地的会友家住宿,一般情况下是睡couch, 也有条件好有单独客房和床的。我们的这位M在斯德哥尔摩中心的一幢高级公寓里有一套房,客厅很大,他提供睡垫,我们自带睡袋,席地而卧。

M,年轻白领,爱爬梯。抵达的当晚我们从机场背着行囊直奔他的Party现场和他汇合。那是一个临江的Theater,晚上可以蹦迪,看斯德哥尔摩的夜景。M和朋友们玩性很浓,一直蹦到2点Theater关门才离开。我们一行人回到他的公寓,本来他要转战其他Pub继续玩,结果Party上认识的两个年轻女孩到了他们家决定留下来一起喝酒了。我和DL舟车劳顿,又不想坏了M的艳遇,只好卷着睡袋蜷缩到他的卧室床上小睡。外面M在展示他的音乐和口才,我们在喧闹中沉沉睡去。
凌晨3、4点DL把我唤醒,原来客人已走,M要回房休息,我们又卷起铺盖回到客厅。

在Club的走廊上睡眼朦胧地看着舞厅的灯红酒绿


在couchsurfing驴友家席地而卧

第二晚我们出海晚餐,回到M那里已近午夜。结果又有两个女孩子在他家小聚,其中一个亚洲女孩是这边长大的中国人。虽然极为困顿出于礼貌我们还是和他们聊了会天,眼见他们的活动不能很快结束,我们又一次卷铺盖进入主人房休息,半夜轮换。

在M家缺觉的我们在第三天得到了补偿。我们漫步时无意中发现一艘停靠在岛上很大的帆船,上到船的甲板可以看到对岸的风景。我们点了茶,舒服地躺在躺椅晒太阳,吹海风,观美景,DL甚至睡起了午觉。漫行的两个人放下了对不可知未来的追问,把自己全然放松地交给斯德哥尔摩。惬意无比的DL忍不住宣布这里比苏黎世更美。

船上晌午,岸边百年

晚上回到M那里一聊天才知道我们下午小憩的那艘船就是我在准备旅游攻略时心仪的青年旅馆,据说要提前三个月才能定到。不过这个岛上还有好几个非常棒的青年旅馆。



实用信息:

斯德哥尔摩旅行攻略:
www.go2eu.com/bbs/viewthread.php?tid=199050&extra=page%3D1&page=1
www.go2eu.com/bbs/viewthread.php?tid=131504&extra=page%3D2

couch surfing网站:
www.couchsurfing.org

船上青年旅馆预订网站:
www.svenskaturistforeningen.se/de/Entdecken-Sie-Schweden/Unterkunft-o-Aktivitateten/Stockholm/Vandrarhem/STF-Gastehauser-af-Chapman--Skeppsholmen



[ 发表评论 ]   |  查看全文  |   ( 3.2 / 7515 )
Sex und Berlin 


20100619摄于柏林的同性恋游行队伍

有关同性恋的话题已被讨论得很多,在此不再赘言,仅记录零星想法。

- 柏林这么宽容自由的城市,仍然有袭击同性恋的事件发生。据闻前不久在同性恋者活跃区Nollendorfplatz的一家餐馆,一名女士居然掀翻同性恋者的餐盘,此外还有暴力袭击同性恋人的行径。

- 游行队伍中有一组是伊朗的同性恋支持者,在那里同性恋者被处以极刑,这种“道德谋杀”是现代公民社会所不能容忍的,但类似的惩处行为却在很多文化圈里因为循着习俗或宗教传统而被普遍接受,民众充当了帮凶而浑然不觉。

- 还有一组装扮成教皇和修女的游行队伍,举的牌子是: Liebe ist goettlich!意为“爱即神性”,抗议宗教中对同性恋的敌意。


- 游行队伍的最后跟着一组清洁车,可见德国人工作组织的严密,游行完毕街道迅速清理干净。允许喧闹宣泄,之后一切恢复井井有条。


[ 发表评论 ]   |  查看全文  |   ( 3.6 / 665 )
蜗居一瞥 
学艺术的小白同学选择拍摄50位中国学生的蜗居作为他的毕业设计作品,我也请他拍了一组,作为柏林太学生生涯的纪念。

好玩的是那天小白武装到牙齿,两个相机两个三脚架,且都是重型武器级别的。拍完了我家他又扛着重家伙到我们高楼的封闭楼梯间拍柏林全景。要是当时有邻居偶尔爬楼梯肯定以为他在实施暗杀行动了,那蹲守地点那架势实在太像了。

学艺术真是苦中作乐。谨祝小白同学学业圆满!

照片版权@小白

[ 发表评论 ]   |  查看全文  |   ( 3 / 48 )
一个指挥的消逝 
我喜欢观察人的脸,还爱归类。德国男人的脸在我看来就三种类型:狮子型,鹰型和工具型(这个归纳还可以再斟酌)。依次的代表人物是贝多芬和康(球星Kant)— 俺教授 — 拉贝和俺同学老公,从例举来说似乎有点以偏概全,不过考虑到对人的相貌观察不一定要以认识为基础,所以还是可以取信的。

以上三种相貌对应的典型性格也很明显:狂躁激情-理性冷静-客观现实,对应的职业是:艺术家或运动员—政客或教授—工程师。当然德国人不会按我的推理选择职业或展现个性,更多的人是混合的,不过倾向性始终存在。


其实我是想纪念一个陌生人:狮子型,指挥,早逝了,选择了自杀。一共也就见过他两次,都是在朋友所在的小型乐队里做指挥。知道他曾在斯图加特做过乐团指挥,退休后回到柏林组了个小乐队,经常有些演出。我看过的一次是在夏洛腾堡的社区,相对于狭小的社区活动室和小型弦乐队,他的指挥动作似乎太大了,空间里容不下他的激情。后来一次是柏林Grunewald的儿童节庆,这次是个不小的厅,不过那天阳光那么好,孩子和家长都选择在森林里嬉戏,所以观众虽不少,也不太多。这一次他除了指挥,还和朋友的天才少年一起演奏了小提琴协奏,他的动作幅度还是很大。

上周六到勃兰登堡春游并听音乐会。开演前大家找吃晚饭的地方,一群人在傍晚寂寞的大街上闲逛。朋友提及他,说他自杀了,没有任何征兆。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第一反应是不是得了绝症。并不是。他们每个周三有排练,他没来,电话也打不通。朋友住的离他不远,步行去问一下,他的女友说他不会来了,永远。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会想起我身边逝去的这些人,有曾经的恩师,也有他这样的有过短暂照会的陌生人。都是在他们离去不短时间后听别人提及,我淡然地应对着,清楚这样的必然。不过他们的生命之光曾经照亮过我,因此写出来纪念一下。


[ 1 评论 ] ( 97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2.9 / 10595 )
为了纪念的忘却 
21年——一代人已然成长,当初热血的一代必然老去。因为无法正视,所以群体的记忆是混乱的,留下个体的片爪在某些暗夜深处闪着光。说句实在话我也忘了,日期数字激不起我的任何反应,要不是一个同龄的朋友选择今天重新开博,而我知道她是靠记忆吃饭的写作人,我是不会去深究这层意义的。

两个曾经喜欢集体狂欢的女孩如今都是母亲了,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加拿大。记得上海女孩事后只是说,珍惜生命吧,因为肉体太脆弱。不知道她今天是不是也会选择失忆,毕竟她现在驾着宝马,她的身体比满大街辛苦谋生的芸芸众人更加安全。


[ 发表评论 ]   |  查看全文  |   ( 2.9 / 886 )
每个人的柏林 
搬完新家,住到了离群索居的奥林匹克小山包顶。满窗青翠,檐下燕鸣啾啾。于是想念声色犬马了。举办了若干次大大小小的爬梯。朋友客气,带的酒水太多,本指望后一次爬梯可以帮我消灭前一次的残酒,没想到每次还是有新酒不期而至。老酒老友抑或老酒新朋,成了再一次热闹的缘由。

我的韩国女友江丽和她的英国男友昨晚乘着暮色来看我。我到荣立搜罗了平常自己也很少买的蔬菜:金针菇、贡菜、上海青、韭菜、紫苏,他们俩一致公认发现中国菜的新天地了。(据他说在英国的中餐馆从未见识过这些蔬菜)酒酣之际,这位在柏林做过访问学者的年轻英国教授谈到他在汉堡大学一教授家的爬梯经历,当然先是得到邀请,然后是自报携带的物品,然后是一个统计报表-能参加的人数,参加同时带食品的人数(其中还有食品归类,免得大家都带臭奶酪了),暂时定不下来的以及确定不能参加的。“这还是爬梯吗?简直是侮辱。”我们哈哈大笑。

当然柏林除了刻板的德国人还有许多比人有趣的东西。我自诩为柏林通了,还是不知道他们提及的一个画廊和一个名为Pro ㎡的艺术文学书店,在HackscherMarkt附近,据说比BücherBogen要好,他每次来柏林必去逛那里。而且这家书店还经常举办文化活动。

《三峡好人》的英文版名为Still Live,又是一个发现。他在英国看了,喜欢其中的风景。贾樟柯差不多也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两个人都没去过中国,不过研究哲学的江丽至少知道,没有哪部或哪几部电影可以代表中国。她关心的是经济的发展必然带来民主吗。我说不会平行发展,但正面影响还是有的。不过《小武》和《三峡好人》中表现出的中国人的过分坚忍会让民主的过程更漫长。


[ 3 评论 ] ( 127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2.8 / 565 )
歇歇脚 
最近半年忙于论文,无暇顾及博客更新,估计会一直歇到论文交稿。不过自上个月开始为一个名为德国印象的网站写文章,笔名为“墨林”。既为糊口,亦是练笔。该网站由德国驻中国大使馆主办,报道德国当前正在发生的方方面面,每个月都会有16篇左右的文章更新,我暂定的任务是每个月6篇。个人觉得该网站在文化、技术、社会方面的最新信息还是很有价值的。

网址为 http://www.deguoyinxiang.org/

最近写的两篇已发表,名为:

德国女性主义的代表人物-爱丽丝.史华泽(Alice Schwarzer)
http://www.deyx.org/HTML/GermanyProfile ... 4192.shtml

短暂的一夏——长久的影响,68运动极其影响
http://www.deyx.org/HTML/GermanyProfile ... 7972.shtml

还有几篇正在校审阶段,有意思的是一篇介绍年轻导演Andeas Kleinert的文章。



想必忙于论文的这个夏天对我也是很短暂。在此与同在“困境”中的凡凡尼、蛋糕两贤弟互勉。


[ 3 评论 ] ( 136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2.7 / 428 )
女友结婚流水账 
亲爱的Y和她的大个子A终于喜结良缘。值得介绍的是他们公证登记的地方区政府大楼Rathaus Schmargendorf(属于夏洛腾堡区)是一个特别古典的建筑,新哥特式风格,红砖尖顶,室内的飞扶壁装饰也非常古雅(飞扶壁在哥特建筑中是起结构作用的。不过这栋楼是1904年造的,就不知道这样的构件是装饰还是真的了)。据说这里是特别受欢迎的一个结婚场所,有时候新郎新娘排队等候结婚,每对20分钟,鱼贯而入而出。幸亏他俩预约的时间段不错,前后都没人催着,主婚人也很轻松诙谐地指导着大家:现在可以照相了...这个角度不错...快来拍拍戒指的特写...新郎可以kiss新娘了...作为女方证婚人的我本打算坐在新娘身边,结果证婚人让我和新郎证婚人掉个座,果然这男女间隔着搭配看着就是舒服些。

举办登记仪式的大厅也很古典。完毕后大家到楼下的 Rathaus Keller喝香槟庆贺。据餐厅老板介绍,演茜茜公主的罗密施耐德也是在这里登记结婚的(她的好电影太多了,不过当时保守的德国并不容她,后来她在法国发展事业。)可惜这里不像中国那样墙上恨不得贴满明星或政客光顾的照片。Y的婆婆看来也是罗密的粉丝,因为没有在这里看到照片而惋惜。

第二天的教堂婚礼安排在A居住地的教堂举行。Y的婚纱是我和XX在苏州帮她订购的,所以我最期待的就是看见Y穿婚纱的样子。果然披上婚纱的Y甜美娇俏。婚礼中唯一的一个意外是Y根本就没留意摆在座位上的圣经,结果一进教堂就坐到圣经上了。事后她还觉得奇怪,怎么教堂还不多给一本,而让她和A两人共用一本。

婚礼后在教堂附属的多功能厅吃蛋糕。不同口味的蛋糕看上去十分诱人,同去的蛋糕兄一个人就吃了三块,我和L眼大肚小,本打算采用田忌赛马的招数多吃几块的,结果一块小的就把我们打到了。新娘Y还是发挥了她能征善战的本事,当然可能也是怕浪费。(蓬蓬婚纱裙也能很好地掩饰狼吞虎咽的后果。)

晚上的夜宴在Lietzensee岸边的一个专门举办婚宴的酒店举行,一个独立的厅,桌子摆放成马蹄型,鲜花美酒烛台装饰,气氛很雅。来宾中除了A和Y的家人外,大部分都是交际广阔的Y的朋友,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她的德国朋友。Y所在的合唱团的团长女士为来宾献唱了中国民歌小河淌水(女追男)和一首德国男追女的诙谐歌曲。A的父母看上去都是十分温暖和煦之人,可爱好胜的Y跟他们相处甚欢,真是福缘不浅啊。

来宾留言本上看见Y的弟弟留言:A要撑起一把保护伞,好好照顾他姐姐Y,我看了直乐,我看是应该关照Y不要欺负A才对。A是那么害羞内向,我的这位好友Y才是家里的掌门人。当然这样的话万万不能写在婚礼留言本上的,不能陷朋友于不义呵。

顺便说一句,菜肴丰盛可口,五缸。

[ 3 评论 ] ( 109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3 / 191 )
女友结婚 
2007年真的是个好年份,产仔大年!至少我的朋友圈中就已经有四个娃娃落地了。

周五又是吉日,好朋友和他的大个子德国男友将喜结良缘。我有幸被选中当女方的证婚人。从没从事过这职业,不知这证婚人会被盘问些什么问题,紧张得到处打听,担心别因为我让人家结婚也好事多磨。查博客,有一个人写到还要听一段圣经,心领神会后签字什么的。最后我的德国女同事坚定地安慰我说,绝对不会把我的手摁在圣经上宣誓什么的。只要嗯嗯啊啊的回答一些简单问题,或者什么也不问,签名就可以了。

阿弥陀佛!不过还是很期待,希望有什么好玩的经验可以传给以后的证婚人。

[ 6 评论 ] ( 126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 / 10320 )
女友喜得贵子 
刚刚得到女友Z的短信,她的混血小金猪王子呱呱坠地了!真不容易,44岁的女人,头胎。昨天去看她,还在期待与焦虑中。

很坚强独立且爱美的女性!看了她的一组孕妇艺术照,很动人,别样的母性性感。(德国摄影师拍的不错,只是版权费太高,要原版电子文件一张照片得35欧元!)

我本来还准备替她再拍一组珠圆玉润照,不收版权费,遗憾,只好等着拍三口之家的全家福了。









[ 7 评论 ] ( 119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2.9 / 673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