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归来 
每次从国内归来,都要恍兮惚兮几天。

记得在做毕业设计的时候,看到一篇剪报,讲德国的一个摄制组到上海采风。结尾是:我们已经看到未来了,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从上海回到柏林,在法兰克福转火车,骤然闻到德国的气息——不知为什么觉得是自己少年时家乡的气息。中国城市的发展有点像个怪兽,膨胀、无序、不知所终,过去的根一概切断。上海如此,长沙也不例外。面貌的巨变让我觉得自己到哪里都是陌生人。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次在苏州看到了贝聿铭的封刀之作苏州博物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典范。米芾的山水画变成了庭园中的假山叠翠。最喜欢的是一个内庭院,方整,寂然无物,只有两株古峭的紫藤,东方式的朴而有味。我和好友在其间流连数时,结果旁边的拙政园也淡忘了。

回去和大学同学聚会,无不调侃道我写的题目是中国的城市更新,估计等我写完中国的城市也更新完了,得续写城市的更新的更新了。更回去吗?天知道。不过我的国内的指导教授阮仪三看的对,中国的城市更新就是房地产开发。

呵呵,想到阮教授,真的只能用古城保护斗士来形容。他估计已经近80了吧,这个月还带着一帮人沿着大运河考察去了。这次的目标是山东境内。他总说你也一起来吧。

等等我,请等等我。真希望世界在动,但动的不要太快。

[ 4 评论 ] ( 68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 / 1178 )
挥金锄土的日子 
上上个周末打完高尔夫,扛着“锄头”去合唱团练歌,被Ivan冠以“大资”。好像在中国此项运动只能姓“资”。中国人多地少,高尔夫球场一圈就是那么大块地,就挖了几个洞,什么也不种,方圆几里地就几个假装锄地的白领农民。让这些非富即贵的人出些钱补贴农民耕地损失还是对的。

不过在这里高尔夫实在是普罗众生可以享用的运动。至少在柏林闲地众多,我们练习的球场以前是个工业用地,目前厂房已荒废,利用厂区中的空地建起高尔夫球练习场,也不妨为一种过渡性的旧物再利用。

启蒙班教练Simon来自非洲,据说从6岁开始打高尔夫。每次看他弯腰挥杆的样子,像极了在农田里耕作的农夫。(估计我自己也是汗滴禾下土的农妇模样)而打高远球的姿势,则是挥铲晒稻谷的变种。

放一段本人黄浦一期初级班结业成果。(限于本人所摄影像为竖构图,无法正确上传。图像以后再补充。)

附:费用一览

高尔夫班费用:学生优惠价每人每期85欧元(每个班8-10人,6次,每次1.5小时,我们教练不错,每次都会延长一小时。)

高尔夫球杆:在Stadtmitte有一家专业店,有单个的二手球杆出售。我买了两个基本杆,共49欧元。

高尔夫练习场消费价格:
场地使用费:0
租球费:每20个球2欧元(顺便说,没有人自带球。球很重,杀伤力可比武器。)
一般玩一次10欧元100个球足够了。(在草地上练习进洞,球可以收回重复利用,只有打高远球也就是练习发球时才有去无回。)

那个周末和朋友玩高尔夫时超级省钱,两个人才花了2欧元,玩了2个小时,比其它的娱乐项目更勤俭健康。


[ 3 评论 ] ( 83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2.9 / 2215 )
帅哥与野兽 
上个周末是柏林的Tag der offenen Theater。承蒙YL小姐的热心张罗,我们三个老丫头一通电话联络就决定一起去波茨坦广场的Theater凑凑热闹。

参加这次活动的有两个剧目,一是美女和野兽(Die Schoene und das Biest),其二则是广告不断的蓝男(Blue Men)。前者组织得很好,有对公众免费开放的服饰展、舞台及后台道具参观以及两幕演出。尽管是非正式演出,但演员表演还是非常卖力。虽然早已经过了被这类小儿科剧情感动的年龄,但舞台灯光一亮,华丽的舞台背景骤然呈现,还是会被施了魔法般陷入短暂的迷情之中。剧中被诅咒成野兽的王子,身着华服戴着野兽面具,拥着美女翩翩起舞。一个装扮成花瓶的歌手在旁边用女中音唱着主题曲。


剧终谢幕

散场后回到广场上,小型乐队在介绍一个长得像王子一般的帅哥,居然就是剧中饰演野兽的男主角。我们三个“看见帅哥顿时迈不动脚步了”(女野兽之一的语录)。趁着王子给别人签名的机会,我站到他身后扮成金牌粉丝的样子,让YL抓拍我和王子的合影。
最后还是那位口出名言的女也瘦主动出击,邀请王子合影,我们另外两个也不甘示弱。(旁边的看客吹起了口哨)不知被我们这么折腾,王子是不是有重新变回野兽的念头。

剧中被施了魔法的王子必须在最后一片玫瑰花瓣凋零之前得到别人的爱才能消除诅咒恢复原形。可爱的姑娘爱上野兽获得王子这种种豆得瓜的好事,现实生活中可能存在,但冒险者寥寥。以至于我们放眼过去野兽横行,看来还是姑娘们的错啊。


剧中的无赖和我们两个女也瘦


王子和我
(Foto: Y.L.)


[ 10 评论 ] ( 92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 / 1134 )
柏林,柏林 
朋友G君和女友H即将结束在德八年抗战启程回国,饯行选择了Crazy Hour时段的Sakura。去往餐厅的路上G君翻出尘封已久的摄像机,一路捕捉柏林的风物 - Grune Wald林间小道上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正在学习骑术的德国少女;Grune Wald S-Bahn站台肃穆依然,背衬着郁郁的树林,不远处即是当年犹太人被送往集中营的始发站台;转车,环线Messe Nord出来走上天桥,便可见深陷城市地平线之下的直奔远方的环线铁轨和具备机器美学特征的ICC大楼.....离别恰似抵达,景物突然异于我们惯见的成像,城市经历了陌生 - 熟悉 - 再陌生的轮回。带根的流浪人回去寻根了,夹带着新的对异乡的乡愁。多奇怪的人类啊!

他们回国决定得很突然,不过想必也是在归与留之间摇摆了许久。特别的契机最终确定了天平的方向。看着他们打包寄东西送东西留影,仿佛仓皇逃离。突然意识到我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做些什么。人的记忆是很可怕的,一旦一头扎入国内喧嚣冒进的万丈红尘,柏林的回忆恐怕只会在闹市偶尔的咖啡飘香中瞬间唤醒。那些只能在柏林天空下实现的创意梦想,得赶紧着手做了。


[ 3 评论 ] ( 67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1 / 2444 )
土楼回想(之一) 
土楼回响的歌声刚刚在柏林爱乐音乐厅绕梁而绝(参见合唱团学友数字蛋糕等人的博客),不过昨夜不眠之际,真实的土楼回忆却突然俯身袭来。歌声的尾巴去了,相关的记忆复活了。

大三暑假的测绘实习我们班的目的地在福建永定县下洋乡的几个村落,那里是典型的客家人聚居地。我们这一组住在月霞村。听上去这么美妙的村名,要抵达在当时可是舟车劳顿。先从上海坐火车到漳州,然后汽车到永定县,再后来从乡里到村里就只能坐拖拉机沿着唯一的土路上山了。考虑到当地的条件比较艰苦,大家都自带脸盆蚊帐席子,因为携带行李过多,在火车总之不知怎么就和其他乘客吵了起来。有带队的老师在,当然不会出什么大事。最开心的是好几个男生带了吉它,于是歌声从火车上一直延续到颠簸不已的汽车。还记得有一首歌好像以春夏秋冬讲述一段感情经历——你 像微风 吹进我心里,带给我 满心欢喜(春)... 默默凝视我 笑在艳阳下,带给我喜悦的夏(夏)…(秋的歌词忘了)… 你 已远去 无处觅游踪,凋零 我寂寞的冬(冬)。当时班上那个像周润发的高大男生,弹得一首好吉它,总是潇洒地站在行进的车的过道上对着大家自弹自唱。(可惜近距离不产生美,这么帅的男孩最后去了美国,被一个越南美女虏去了。此是后话,在此按下不表。)

月霞村在颠簸中抵达了。客家人因为逃避战乱及宗族间仇杀,所以往往避居在易守难攻之处。就像前面提到的,进山的只有拖拉机能走的土路,而且路面黄土很新,好像拓宽的时间并不长。抵达时还是初夏,麦地里还是青青一片。而高高低低的地形上是一栋栋分散矗立的土楼,或方或园,体量很大。在蓝的天青翠的山林映衬下,土黄色的墙身和黑瓦屋顶真的很壮观。可惜我们无缘住土楼,而是被安排在村小学的教室里。正是孩子们的暑假,我们每人被分配几个课桌,拼在一起就成了床了,再自个儿架起蚊帐(山区里蚊子赛过金刚钻)。小学的教导主任亲自烧水炒菜迎接我们,第一次尝到了功夫茶,风尘仆仆的我们算是在客家人村落安顿下来。(未完待续)


[ 4 评论 ] ( 78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2.9 / 2155 )
我当售货员了 
图: 给模特儿换上了肚兜和扎染的裙子,非常引人注目。可惜看上去太苗条,让一位德国Dame看罢自嘲了一番。


文: 曾经很羡慕米兰昆德拉卡夫卡和建筑界的奇人里布斯金德(柏林犹太人博物馆和美国911遗址重建项目的建筑师)的与专业或有关或无关的诸多经历,窃以为艺术家的经历就是财富,因此也颇为惶惑自己这么一条道走到黑(没转出过学校的圈子),将来的创作道路是否很闭塞。没想到出轨的机会来了!

自上周始我和cqm在欧洲中心的一家饰品店开始了售货员生涯。所售的大部分为来自中国的饰品,品类繁杂,不少玉器和丝织服装非常雅致。可惜我们的店铺位于地下一层,标志性不强。尽管如此游客不期而至的仍然不少。

虽然贵为所谓的高智商群体我们俩一开始干活还是手忙脚乱,刚开张第一件饰品卖出去了,结果人家钱也交了,零钱也找了,人也走了,东西还拽在我自己手里,只好跑出去追。最不容易的是要心明眼亮,发现哪些是购物欲强的客户,那些只是随便逛逛而已。不能太冷淡,但过于热情也会吓跑一些比较内向害羞的人。由于所售饰品中有玉器,因此还需要专门的介绍,把亚洲人对玉器的特别的感情表达出来。

来欧洲中心观光的以各国游客居多。观察不同地方的人并与之交谈在我是一种享受,我甚至冒出了给有特色的游客留影的念头。回想自己在异乡浪迹时(呵呵,埃及南部阿斯旺点心店售货男青年纯真腼腆的笑容)感受到的善良人所共有眼底的光亮 - 呵,一点点,一点点微光就够了。

我的一个德国好友现在在上海做自由建筑师,已经在那里呆了四年。她到柏林来,我们在Harckscher Höfer的kleine Hamburg Strasse上的一家意大利小餐馆聚会。背靠着绿篱,晒着太阳,细啜着咖啡,谈着未来的归宿。彼此觉得玄妙,何苦这样交换着人生,但都不悔自己的当下。我一告诉我目前的打工经历,她马上理解了我的想法。

实事求是的说,当售货员还是辛苦居多。不能坐着,没人光顾的时候还得学会自己想些别的的事情填充头脑(还不能看书)。第一天回到家里时腿酸极了。我看重的是经历,估计也做不长久,因此还是咬咬牙坚持了。


[ 2 评论 ] ( 80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 / 2066 )
好友生日 

镜中花


赠人郁金香,手留芬芳

[ 1 评论 ] ( 31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 / 1214 )
三八妇女节的浮想 
若干年前的三八妇女节,一个最可爱的小学二年级男生在命题作文中这样写道: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是所有美女人的节日,也是所有丑女人的节日;是所有老女人的节日,也是所有小女人的节日。”
看来天赋妇权,生而平等(至少是今天)的观念,已经扎根到未来绅士们的头脑中了。

想起以前在国内过三八妇女节。妇女们放假半天,由单位的党支部书记(往往是男的)领着春游。结果各大公园里都是一个洪常青领着一群娘子军的奇观。平时工作中淡化的性别意识,反倒由于三八妇女节的设置被群体强化了出来。虽然男士们嘴上叫嚣着不公平,心里还是透着乐的——没有一个男士节,也就意味着男人们更多的是以个人的社会身份出现,不像妇女总有个同质的群体面貌。我倒是觉得以后的三八妇女节可以换个过法,也别放假了,弄得单位像个光棍俱乐部。还是实惠点,给每个妇女发个秘密红包,让大家实现个奢侈的愿望:愿意花钱旅游的旅游,买名牌的买名牌,平时没人送花的给自己送个千朵玫瑰。三八妇女节的原意不就是解放妇女吗?解放的最高境界就是对自我的自由自配——思想、身体、情感,当然顶顶重要的还有——金钱。

[ 2 评论 ] ( 51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2.9 / 2254 )
元宵节 
元宵节也过了,新年总算不新了。

昨天算是小组集体活动庆祝元宵。上午在Dahlem的东亚博物馆看西藏佛教艺术展,展品不算多,但主题设置鲜明,作品很精,值得一看。其Katalog很不错,厚,才30欧,应该先买了预习,再来看展览。毕竟对藏传佛教了解甚少,纯粹只是从艺术品的角度观摩,难免收获不周。下午则到Adlon饭店参观其百年历史展,内容比想象中的少。因为仅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天下午对公众开放,不想错失这样的机会看看这个老派的饭店的装潢与营造的气氛。说句实话Adlon胜在其历史和服务而不是装潢,其室内色调过于粉琢,不够古雅。不过其美食还不错(两年前的经历)。以饭店名命名的Salat口味很特别,主菜烤牛肉和鱼都极美味,份量也恰到好处,刚刚让你腹中不空而味蕾意犹未尽。全套(酒,汤,沙拉,主菜,饭后甜点,咖啡)享用下来人均100欧。和北京的法式餐厅马克西姆比货真价实多了。

晚上到住在Hackscher Markt 的YY家小聚。几个准厨师烧了一锅极辣的泰式浓汤,全靠汤圆帮胃打圆场。主人yy是在美国的Pengyo合唱团的创始人之一,虽然毕业了仍参加其演出活动。他们将流行歌曲改编成无伴奏合唱,吸收众多不同类型的音乐元素并加以发挥。记得第一次听到他们的《夜太黑》和《奇异恩典》时真有惊心动魄之感。

辞别夜行,归途一路只顾听同行人的彩票经,忘了回头看一看寂寞的悬月。今夜月色更加撩人,练完瑜伽归来总算在拉上窗帘的最后一瞥中想起月圆月缺之类的引喻。胡乱记下昨天今天的事。新年逍遥的日子已过完,可以面壁了。


[ 2 评论 ] ( 58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 / 2321 )
0607圣诞春节 

点击这里下载大图


[ 2 评论 ] ( 54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1 / 2171 )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