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 
元宵节也过了,新年总算不新了。

昨天算是小组集体活动庆祝元宵。上午在Dahlem的东亚博物馆看西藏佛教艺术展,展品不算多,但主题设置鲜明,作品很精,值得一看。其Katalog很不错,厚,才30欧,应该先买了预习,再来看展览。毕竟对藏传佛教了解甚少,纯粹只是从艺术品的角度观摩,难免收获不周。下午则到Adlon饭店参观其百年历史展,内容比想象中的少。因为仅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天下午对公众开放,不想错失这样的机会看看这个老派的饭店的装潢与营造的气氛。说句实话Adlon胜在其历史和服务而不是装潢,其室内色调过于粉琢,不够古雅。不过其美食还不错(两年前的经历)。以饭店名命名的Salat口味很特别,主菜烤牛肉和鱼都极美味,份量也恰到好处,刚刚让你腹中不空而味蕾意犹未尽。全套(酒,汤,沙拉,主菜,饭后甜点,咖啡)享用下来人均100欧。和北京的法式餐厅马克西姆比货真价实多了。

晚上到住在Hackscher Markt 的YY家小聚。几个准厨师烧了一锅极辣的泰式浓汤,全靠汤圆帮胃打圆场。主人yy是在美国的Pengyo合唱团的创始人之一,虽然毕业了仍参加其演出活动。他们将流行歌曲改编成无伴奏合唱,吸收众多不同类型的音乐元素并加以发挥。记得第一次听到他们的《夜太黑》和《奇异恩典》时真有惊心动魄之感。

辞别夜行,归途一路只顾听同行人的彩票经,忘了回头看一看寂寞的悬月。今夜月色更加撩人,练完瑜伽归来总算在拉上窗帘的最后一瞥中想起月圆月缺之类的引喻。胡乱记下昨天今天的事。新年逍遥的日子已过完,可以面壁了。


[ 2 评论 ] ( 58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 / 22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