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楼回想(之一) 
土楼回响的歌声刚刚在柏林爱乐音乐厅绕梁而绝(参见合唱团学友数字蛋糕等人的博客),不过昨夜不眠之际,真实的土楼回忆却突然俯身袭来。歌声的尾巴去了,相关的记忆复活了。

大三暑假的测绘实习我们班的目的地在福建永定县下洋乡的几个村落,那里是典型的客家人聚居地。我们这一组住在月霞村。听上去这么美妙的村名,要抵达在当时可是舟车劳顿。先从上海坐火车到漳州,然后汽车到永定县,再后来从乡里到村里就只能坐拖拉机沿着唯一的土路上山了。考虑到当地的条件比较艰苦,大家都自带脸盆蚊帐席子,因为携带行李过多,在火车总之不知怎么就和其他乘客吵了起来。有带队的老师在,当然不会出什么大事。最开心的是好几个男生带了吉它,于是歌声从火车上一直延续到颠簸不已的汽车。还记得有一首歌好像以春夏秋冬讲述一段感情经历——你 像微风 吹进我心里,带给我 满心欢喜(春)... 默默凝视我 笑在艳阳下,带给我喜悦的夏(夏)…(秋的歌词忘了)… 你 已远去 无处觅游踪,凋零 我寂寞的冬(冬)。当时班上那个像周润发的高大男生,弹得一首好吉它,总是潇洒地站在行进的车的过道上对着大家自弹自唱。(可惜近距离不产生美,这么帅的男孩最后去了美国,被一个越南美女虏去了。此是后话,在此按下不表。)

月霞村在颠簸中抵达了。客家人因为逃避战乱及宗族间仇杀,所以往往避居在易守难攻之处。就像前面提到的,进山的只有拖拉机能走的土路,而且路面黄土很新,好像拓宽的时间并不长。抵达时还是初夏,麦地里还是青青一片。而高高低低的地形上是一栋栋分散矗立的土楼,或方或园,体量很大。在蓝的天青翠的山林映衬下,土黄色的墙身和黑瓦屋顶真的很壮观。可惜我们无缘住土楼,而是被安排在村小学的教室里。正是孩子们的暑假,我们每人被分配几个课桌,拼在一起就成了床了,再自个儿架起蚊帐(山区里蚊子赛过金刚钻)。小学的教导主任亲自烧水炒菜迎接我们,第一次尝到了功夫茶,风尘仆仆的我们算是在客家人村落安顿下来。(未完待续)


[ 4 评论 ] ( 78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2.9 / 20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