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柏林 
朋友G君和女友H即将结束在德八年抗战启程回国,饯行选择了Crazy Hour时段的Sakura。去往餐厅的路上G君翻出尘封已久的摄像机,一路捕捉柏林的风物 - Grune Wald林间小道上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正在学习骑术的德国少女;Grune Wald S-Bahn站台肃穆依然,背衬着郁郁的树林,不远处即是当年犹太人被送往集中营的始发站台;转车,环线Messe Nord出来走上天桥,便可见深陷城市地平线之下的直奔远方的环线铁轨和具备机器美学特征的ICC大楼.....离别恰似抵达,景物突然异于我们惯见的成像,城市经历了陌生 - 熟悉 - 再陌生的轮回。带根的流浪人回去寻根了,夹带着新的对异乡的乡愁。多奇怪的人类啊!

他们回国决定得很突然,不过想必也是在归与留之间摇摆了许久。特别的契机最终确定了天平的方向。看着他们打包寄东西送东西留影,仿佛仓皇逃离。突然意识到我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做些什么。人的记忆是很可怕的,一旦一头扎入国内喧嚣冒进的万丈红尘,柏林的回忆恐怕只会在闹市偶尔的咖啡飘香中瞬间唤醒。那些只能在柏林天空下实现的创意梦想,得赶紧着手做了。


[ 3 评论 ] ( 67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1 / 23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