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归来 
每次从国内归来,都要恍兮惚兮几天。

记得在做毕业设计的时候,看到一篇剪报,讲德国的一个摄制组到上海采风。结尾是:我们已经看到未来了,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从上海回到柏林,在法兰克福转火车,骤然闻到德国的气息——不知为什么觉得是自己少年时家乡的气息。中国城市的发展有点像个怪兽,膨胀、无序、不知所终,过去的根一概切断。上海如此,长沙也不例外。面貌的巨变让我觉得自己到哪里都是陌生人。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次在苏州看到了贝聿铭的封刀之作苏州博物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典范。米芾的山水画变成了庭园中的假山叠翠。最喜欢的是一个内庭院,方整,寂然无物,只有两株古峭的紫藤,东方式的朴而有味。我和好友在其间流连数时,结果旁边的拙政园也淡忘了。

回去和大学同学聚会,无不调侃道我写的题目是中国的城市更新,估计等我写完中国的城市也更新完了,得续写城市的更新的更新了。更回去吗?天知道。不过我的国内的指导教授阮仪三看的对,中国的城市更新就是房地产开发。

呵呵,想到阮教授,真的只能用古城保护斗士来形容。他估计已经近80了吧,这个月还带着一帮人沿着大运河考察去了。这次的目标是山东境内。他总说你也一起来吧。

等等我,请等等我。真希望世界在动,但动的不要太快。

[ 4 评论 ] ( 68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 / 11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