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售货员了 
图: 给模特儿换上了肚兜和扎染的裙子,非常引人注目。可惜看上去太苗条,让一位德国Dame看罢自嘲了一番。


文: 曾经很羡慕米兰昆德拉卡夫卡和建筑界的奇人里布斯金德(柏林犹太人博物馆和美国911遗址重建项目的建筑师)的与专业或有关或无关的诸多经历,窃以为艺术家的经历就是财富,因此也颇为惶惑自己这么一条道走到黑(没转出过学校的圈子),将来的创作道路是否很闭塞。没想到出轨的机会来了!

自上周始我和cqm在欧洲中心的一家饰品店开始了售货员生涯。所售的大部分为来自中国的饰品,品类繁杂,不少玉器和丝织服装非常雅致。可惜我们的店铺位于地下一层,标志性不强。尽管如此游客不期而至的仍然不少。

虽然贵为所谓的高智商群体我们俩一开始干活还是手忙脚乱,刚开张第一件饰品卖出去了,结果人家钱也交了,零钱也找了,人也走了,东西还拽在我自己手里,只好跑出去追。最不容易的是要心明眼亮,发现哪些是购物欲强的客户,那些只是随便逛逛而已。不能太冷淡,但过于热情也会吓跑一些比较内向害羞的人。由于所售饰品中有玉器,因此还需要专门的介绍,把亚洲人对玉器的特别的感情表达出来。

来欧洲中心观光的以各国游客居多。观察不同地方的人并与之交谈在我是一种享受,我甚至冒出了给有特色的游客留影的念头。回想自己在异乡浪迹时(呵呵,埃及南部阿斯旺点心店售货男青年纯真腼腆的笑容)感受到的善良人所共有眼底的光亮 - 呵,一点点,一点点微光就够了。

我的一个德国好友现在在上海做自由建筑师,已经在那里呆了四年。她到柏林来,我们在Harckscher Höfer的kleine Hamburg Strasse上的一家意大利小餐馆聚会。背靠着绿篱,晒着太阳,细啜着咖啡,谈着未来的归宿。彼此觉得玄妙,何苦这样交换着人生,但都不悔自己的当下。我一告诉我目前的打工经历,她马上理解了我的想法。

实事求是的说,当售货员还是辛苦居多。不能坐着,没人光顾的时候还得学会自己想些别的的事情填充头脑(还不能看书)。第一天回到家里时腿酸极了。我看重的是经历,估计也做不长久,因此还是咬咬牙坚持了。


[ 2 评论 ] ( 80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3 / 20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