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指挥的消逝 
我喜欢观察人的脸,还爱归类。德国男人的脸在我看来就三种类型:狮子型,鹰型和工具型(这个归纳还可以再斟酌)。依次的代表人物是贝多芬和康(球星Kant)— 俺教授 — 拉贝和俺同学老公,从例举来说似乎有点以偏概全,不过考虑到对人的相貌观察不一定要以认识为基础,所以还是可以取信的。

以上三种相貌对应的典型性格也很明显:狂躁激情-理性冷静-客观现实,对应的职业是:艺术家或运动员—政客或教授—工程师。当然德国人不会按我的推理选择职业或展现个性,更多的人是混合的,不过倾向性始终存在。


其实我是想纪念一个陌生人:狮子型,指挥,早逝了,选择了自杀。一共也就见过他两次,都是在朋友所在的小型乐队里做指挥。知道他曾在斯图加特做过乐团指挥,退休后回到柏林组了个小乐队,经常有些演出。我看过的一次是在夏洛腾堡的社区,相对于狭小的社区活动室和小型弦乐队,他的指挥动作似乎太大了,空间里容不下他的激情。后来一次是柏林Grunewald的儿童节庆,这次是个不小的厅,不过那天阳光那么好,孩子和家长都选择在森林里嬉戏,所以观众虽不少,也不太多。这一次他除了指挥,还和朋友的天才少年一起演奏了小提琴协奏,他的动作幅度还是很大。

上周六到勃兰登堡春游并听音乐会。开演前大家找吃晚饭的地方,一群人在傍晚寂寞的大街上闲逛。朋友提及他,说他自杀了,没有任何征兆。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第一反应是不是得了绝症。并不是。他们每个周三有排练,他没来,电话也打不通。朋友住的离他不远,步行去问一下,他的女友说他不会来了,永远。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会想起我身边逝去的这些人,有曾经的恩师,也有他这样的有过短暂照会的陌生人。都是在他们离去不短时间后听别人提及,我淡然地应对着,清楚这样的必然。不过他们的生命之光曾经照亮过我,因此写出来纪念一下。


[ 1 评论 ] ( 97 次浏览 )   |  查看全文  |   ( 2.9 / 10615 )